萩梨糖

按照这条博写了个帝韦伯的片段,一切宗教和音乐都是我瞎编的
我们一起回到迦勒底吧,让夏日最后一点余晖在恒温的窗外溜走,犹如猩红的披风前消失的金色。那时你想起19岁那个冬天,寄住家庭敬奉的神牌前袅袅升起的青烟和圣杯解体时如三角铁般清脆的响声。该死的圣杯,让我们相遇又分别。
占tag十分抱歉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