萩梨糖

汪嗷!

书摘

“不仅如此,他们的耶和华还是一个暴君,一个深具报复心的暴君,心思复杂得像个反复无常的老人;不,他们想要每个人都尊崇他,臣服在他的脚下,不能胡思乱想,心中只能想着他!称颂他,那暴君,那独一无二的、全能的、公义的上帝。而且只能顺服在他一人之下!噢,撒马利亚的子民啊,这些满口谎言和虚假承诺的骗子,他们是谁?他们为了让自己享有他的恩慈,也要你们无怨无悔地臣服,忍受所有生存的磨练——痛苦、灾祸、地震、洪水、瘟疫——而不诅咒他。否则他为什么要禁止你们妄称他的名?我告诉你们,他们都是谎言,全部都是!你们从彼得与保罗那里所听到的,还有他们的信徒们的白色谎言与黑色谎言——都是一个巨大的致命骗局!因此,汝不可杀戮!杀戮是他——他们独一无二、全能的、公义的上帝——所做的事!他就是那个折磨摇篮中的婴孩、分娩中的母亲和耄耋老人的人!杀戮是他的使命。因此,汝不可杀戮!将杀戮留给他和他的信徒!只有他们受命去杀戮!他们注定要成为狼,而你是羔羊!你必须听命于他们的律法!……因此汝不可奸淫,否则他们会夺走你女人的美貌。因此,汝不可觊觎邻居的物品,因你没有任何理由嫉妒他。他们要求你的一切——灵魂与肉体,精神与思想——作为回报许给你承诺;为你此刻的屈从、此刻的祈祷、此刻的沉默,他们拼凑出一套疯狂的虚假诺言给你:他们许诺你未来,一个不存在的未来……”

——丹尼洛·契斯《西门·马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