萩梨糖

汪嗷!

【Obikin/HP AU】欧比旺为什么讨厌飞行 下(1)

格莱分多魁地奇队长安!/ 斯莱特林魔药教授王!

存在大量OOC



欧比旺坐在桌子前面,手边已经有个沾满汤汁的盘子,上面剩了两三个浸满牛肉汁的约克郡布丁。他正用手中的勺子戳着冻得坚硬的冰淇淋,也戳着安纳金无处释放的尴尬和焦虑。有什么比在临近宵禁的时候在厨房遇见你的教授更糟糕的呢?那一定是你浑身湿透,拿着整个球队吃剩的脏盘子,像个被淋湿的汤汤一样站在关了你近乎四年禁闭的教授面前。

 

安纳金知道欧比旺有吃夜宵的习惯,在他还是一年级的小屁孩时,有时候禁闭到太晚,欧比旺会和他一起从期莱特林的地窖出来,一层层地巡视到六楼的胖女士画像。欧比旺称,这是为了确保他不会在半夜,因为本应该乖乖躺在格莱分多塔楼的安纳金,出现在禁林或者其他任何一个不该在的地方而被叫醒。这破环了安纳金很多个夜游计划,直到他某天无意中得到了传说中的活点地图,每当欧比旺送他回塔楼之后,那个代表这欧比旺肯诺比的小脚印都会在赫奇帕奇旁的厨房停留一段时间,足够安纳金重新组织一个新的计划。

 

什么时候欧比旺不再看着他回塔楼?或许是三年级,也可能是二年级,也许是当安纳金平视的视线从欧比旺的胸膛变成了他的耳侧。回塔楼的路上,安纳金总是跟在离欧比旺半步之后的位置,他看着那轻轻荡起的袍角和时隐时露的龙皮靴,把自己的脚印藏在欧比旺踏过的痕迹里。

 

 

“天行者先生,现在可不是学生该出现在这里的恰当时间,据我所知,学院的魁地奇球队队长应该是没有巡夜这项职务的。”欧比旺放下了手中的叉子,看向满身狼狈的安纳金。

 

“欧比旺,现在离宵禁还有一段时间。”安纳金把那一打脏盘子递给R2D2,他发出的哔哔声或许有效缓解了这尴尬的氛围,又或者让这里两位能讲人类语言,更精确地说是英语的巫师陷入了交流的两难境地。

 

“安纳金,说过多少遍你应该称呼我为肯诺比教授,还有你最好在宵禁之前返回塔楼,不要给我的夜巡增加难度。”欧比旺微微叹气,从他第一节课自我介绍开始,安纳金就执着于直呼他的名字,这些关于称呼的纠正常常发生在他们课上学术争执的开头,后来与安纳金同一节课的格莱分多和斯莱特林们甚至会专门为此打赌,“今天安纳金天行者又叫肯诺比教授欧比旺了吗?”某种程度上帮他们搞定了论文的“学术”来源,以及去霍格莫德那一杯免费的黄油啤酒。

 

安纳金没有立即回答,衣袋里的那枚徽章似乎把他整个人钉在了厨房的地板上。该死的他为什么会等到这样一个狼狈又短暂的独处,前提是还要努力忽视R2D2的存在。在衡量过是等到周六魁地奇决赛过后,在每一个斯莱特林视若仇敌的眼神下,去找尊敬的期莱特林院长聊一些私人事务;还是在这一切没发生前,在这样一个充满食物香气的温馨环境下,把陈年旧事当作睡前故事,安纳金当然选择后者。尤其当他注意到欧比旺和冰淇淋出现在同一张桌子时,这往往暗示他心情不错。

 

“比起夜游去探索霍格沃茨的秘密,我对这枚徽章兴趣更大。”金色的盾形徽章映在欧比旺略微瞪大的眼睛里,更多的惊讶隐藏在他下意识抚摸下颌的手指间。“这是一个无趣又荒唐的故事,安纳金,我并不是因为做出了多么漂亮的朗斯基假动作*才获得这枚徽章,实际上魁地奇和飞天扫帚只会使我头晕。如果你想听的话,我可以在夜巡的路上用一两句话给你一个解释,前提是你必须待在格莱分多,直到应该出来的时候。”说完欧比旺站起身,向R2D2道了晚安,理了理自己的巫师袍,示意安纳金跟他出去。

 

这是一个不坏的开头,安纳金想道。在欧比旺口中听到魁地奇术语,下一步他是不是该期待他的魔药教授藏着一把改装过的飞天扫帚。

 

*朗斯基假动作:找球手假装看到飞贼在下面远远的地方,于是急向地面冲去,但是就在快要碰到地面的时候,他停止了俯冲。这一动作是想让对方的找球手效仿自己,撞击到地面上。它是以波兰找球手约瑟夫·朗斯基的名字命名的。


突然诈尸的更新,庆祝 @子酥 终于结束了高三生的生涯,我还是很言而有信的吗【哪来的自信

评论(1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