萩梨糖

【老版蜘蛛侠/绿蛛】《漫长的陪伴》【未来向时间旅行梗】(托比生贺一发完)

玻璃糖依旧好吃

尔双:

题目:漫长的陪伴


分级:PG


配对:哈利X彼得


原作:老版《蜘蛛侠》三部曲


简介:哈利患有时间旅行病,这对他生活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八岁之前他到处降落,之后他开始固定出现在一个人面前。


警告:小言风,久不正经写文手很生,赶工作品,许多情节和人物都没顾及到,请见谅。


作者说:时间旅行在原著里是往过去走,这里我让哈利往未来走了。给托比生贺文,这是爱上小天使的第三个年头了,但第一次给弄生贺啊。回老坑的感觉意外的好,感觉又恋爱了www


 


 ——————————正文——————————


 


 


1990 哈利8 彼得8


 


哈利蹲下来抱住自己,他靠紧身旁垃圾桶,试图掩盖住自己不被发现,这是条肮脏而隐蔽的小径,他为此感到幸运。


半年前他裸体凭空出现在奥斯本大厦的员工厕所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热心的职员认定有变态欺负了这位奥斯本家的小少爷,父亲费了些劲才摆平那场风波。那之后父亲告诉他,如果发病了,尽量不要让任何人看见,先找衣服穿,再打电话给他。


但现在这附近找不到衣服可穿,也没有电话。小小的哈利不知道如何是好,他感到有些冷,还有些头疼。


右方不远处传来很轻的脚步声,起初哈利以为是只流浪猫,但接着他看到了一双小小的鞋子停在他面前。


“你怎么了?”一个细细的声音问道。


哈利抬起头,那是一个有着大大蓝眼睛和圆乎乎脸蛋儿的男孩儿,他看起来比自己小一些。哈利更紧得抱住自己,没有说话。


男孩往前凑了半步,然后脱下自己的小外套,蹲下来递给哈利:“你冷吗?”


哈利抿了抿嘴,他看着男孩手里的外套,视线落到那双紧攥着外套的胖乎乎的小手上,顺着向上经过肉呼呼的小胳膊再看向他的向右歪着的圆圆脸,那男孩嘴巴微张,大眼睛水汪汪的。


哈利决定收下这份好意,他穿上了男孩的外套。


“我要打个电话。”哈利裹紧衣服说。


“我家离这儿不远。”男孩回答。


哈利的父亲曾经很多次告诫他,时间旅行后要记得堤防坏人,否则他会被安第斯山来的大野狼吃掉。可是眼前的男孩不像坏人,跟刚刚他见到的那个人还有点像,哈利犹豫了一会儿,接着他决定跟着他走。


父亲的车来得很快,他对男孩的叔叔和阿姨表示了感谢,哈利没有问男孩的名字,但鉴于自己现在身上正穿着男孩的衣服、嘴里还有男孩阿姨做的热巧克力甜味儿,上车前哈利决定跟他挥挥手告别。半躲在叔叔身后的男孩回了哈利一个小小的微笑和幅度不大的招手。


 


 


2010 彼得28 哈利13


 


彼得回到家时,发现一个个头没有自己大的小哈利正躺在沙发上研究电视遥控器,他裹着从衣柜里翻出来的彼得的T恤和牛仔裤,那衣服对他来说有些大了,空荡荡地套在身上。


“它的变化不大,”哈利指着遥控器说,“但它的变化很大。”他又指了指电视。


“有一些功能上的改变,而以后会变得更快。”彼得一面挂衣服一面回答那个完全不拿自己当做入侵者的小家伙。


“学校能变得快点儿吗?我讨厌私立学校,我不想去。”


“你的愿望会实现的。”彼得表情有些不置可否,他在他身边坐下,揉了揉哈利的头,刚刚进入青春叛逆期的男孩躲开了。


“你上次答应我教我怎么提高投篮命中,彼得,来吧!”


“在那之前你需要吃先点东西。”


 “不要蓝莓派,彼得,你直到三十八岁都没学会如何将它们做的好吃。”


 


 


1997 哈利15 彼得15


 


哈利以极快的速度钻进服装店,蹲在货架下套裤子时,他被售货员抓个正着。这是家太小的二手店铺了,一个正常发育的十五岁男孩实在很难不被发现,哪怕他的动作再小心翼翼。


哈利表示自己可以付账,只要让他打个电话。店员对此将信将疑。自他有记忆以来这种状况发生的次数不算少,哈利有些不耐烦地重复着自己那些说过无数次的话。最终店员同意了他打电话的请求,那人斜着眼看他按下那串他每个月都要拨打几次的号码,父亲已经很久没关心过哈利的时间旅行病了,他给他安排了一个专职送衣服和付钱的保姆,保姆人还不错,就是最近跟她前苏联的丈夫染上了酗酒恶习,当哈利听到电话那头高亢音调的应答时,他知道他的保姆又喝醉了。哈利接着给自己父亲打了个电话,意料之内没有接通。


哈利将听筒放下,店员的眼珠几乎要翻到天上去,正在这时他看到一个熟悉的侧脸从透明橱窗外经过,棕色的短发在阳光下散发着柔和的光泽,跟他的脸上的神情一样。哈利下意识地大叫了一声:“彼得!彼得·帕克!”


那人停住脚步,诧异地看向声音来源。


哈利将他拉入店内:“帮帮我,彼得,一套衣服,付一下钱。”


被叫做彼得的男孩微微张着嘴,眨巴着他那双满是疑惑的蓝眼睛,似乎不能理解哈利所说的话。哈利猛然意识到眼前这个彼得是不认识自己的,他没有在时间旅行,这是在自己的时间线上,他遇到自己时间线上的彼得了!这个彼得看上去年纪这样小,个子还那么矮,哈利从未见到如此年轻的彼得,他想到了一些事情,然后笑出了声。


“我认识你,兄弟,别不信,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能帮帮我吗?我不是骗子。”


十分年轻的彼得是个善良的少年,和他长大了后一样,虽然眼前这个帅气的男孩儿让他有些莫名其妙,但他觉得他大概是遇到困难了,需要帮助。彼得付不起一套衣服的钱,他去隔壁兼职的快餐店拿了自己的制服给哈利穿上。


那套制服不太好看,胸口印着硕大的、红黄相间的快餐店图标,背后有广告词,袖口还有油渍。哈利嫌弃地扯了扯领口,彼得挠挠后脑勺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


他们被二手服装店的店员轰了出来,顺着民居的空隙拐到主路上时,彼得问他:“你说……你认识我?”


“我见过你,未来的,我有时间旅行病。”哈利说。他很多时候都羞于开口自己是个时间旅行病患者,但面对彼得时,事情就不同了,他见证过他很多次裸体凭空出现。哈利穿过彼得的衬衫,或者在他没有干净衣服时候也裹过他家床单,偶尔几次碰到年长一些的,那个早已熟悉他存在的彼得会拿出特意为他准备的衣服,彼得的饭做得不错,会打篮球,头脑也很聪明,他总能解答哈利带过去的难题,就是偶尔爱对他唠叨大道理,“你真的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彼得,我一眼就能认出来,你现在多大了?”


“十五岁。”彼得说。


哈利小小惊呼了一声:“你从来没跟我说过你竟然跟我一样大!”


眼前少年所说的话十分疯狂,但他理所当然的态度又让彼得不得不信服,他满肚子问题,最终选了个最基础的问出口:“什么是时间旅行病?”


“简单来说就是我经常会出现在未来,时间随机,地点也是,但我总能在未来遇到你,基本你在哪儿我就会在哪儿。”


彼得皱起眉头抱臂思考,他大概需要找几本书看看才能消化这个概念。


“那……你第一次见到我是在什么时候?”


“我八岁,你多大我就不知道了,推测你年龄是件很难的事,如果仅从外表而言。”


“为什么?”彼得问道。


哈利没来得及给他解释,他碰到了自己的同学,傲慢的迪恩和他的小跟班们,他们大声嘲笑了哈利的服装,在经过他的时候狠狠撞了他的肩膀。哈利扑了上去,骑在迪恩身上掐住他的脖子,他的小跟班们被吓坏了,等到迪恩破口大骂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拳头落了下来,他们四个人围打哈利一个。


“你们!住手!”哈利听到彼得细细的声音高喊,他狠狠去推一个抓住哈利头发的少年,那少年足足有他两倍宽和一倍半高。


这是个十分弱小彼得,一些想法涌入了哈利的头脑中,他不是自己那个导师一样的朋友,他甚至需要自己的保护,但是他的眼睛里有着和未来彼得一样的坚强。


 


 


2015 彼得32 哈利15


 


“嘿!嘿!我见到你了!”脸上挂着彩的哈利冲向彼得,胡乱缠在身上的床单在他身后拖着,少年眼睛亮亮的,“我的天呐,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你以前和现在长得真像!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和我一样大?多说一句,你真是够弱……”


彼得忍不住拿了一块儿曲奇饼干填进哈利喋喋不休的嘴巴里。


“补充点儿能量,小伙计。还有,我记得你上次跟我抱怨了你的数学和物理老师。”


“你记错了,那是未来的我。”少年哈利垮下脸,“我数学很好,物理也很好,化学也非常好……”


“你需要补课。”彼得戳穿他的谎言,“我认识的哈利在理工科上从来没好过。”


“我以为我能一下变得很聪明,我不明白,我爸爸的基因为什么没遗传给我?”


“你在别的地方很聪明。”彼得领着小哈利上到阁楼,他一面安慰他一面翻着自己的旧箱子,试图找出自己的中学课本。


身后的哈利突然安静下来,彼得拎着那几本发黄就旧书直起身,少年凑过来,他攥着披在身上的床单,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满不在乎,尽管眼睛里的希冀完全将他出卖了。


“彼得,我们以后还会有联系吗?我是说跟我一样大的那个你……咱俩关系、呃……我们打架吗?”


“我们只打过一次架。”皮特低下头说,“我们关系很好,哈利,你是我……是我最好的朋友……”


 


 


1997 哈利15 彼得 15


 


彼得班上迎来了一位新的转校生,据说是被私立高中开除的,打架斗殴,弄伤了一个同学的眼睛,午休的闲谈时间把他描述的很坏,彼得打饭的时候被迫听了一些,那大概会是个十分强壮的男孩,彼得心想,跟弗莱什一样。


但在第二天那个转校生被亨利先生带进教室时,彼得看到的是一个还算高然而很瘦的少年,他额头上贴着创口贴,微笑着冲彼得眨了眨眼睛。坐在彼得前面的多丽丝趴到课桌下面补了下口红。


 


 


2017年 彼得35岁 哈利16岁


 


“那个抢球该怎么办来着,彼得?”哈利随手拿起架子上的旧篮球比划,“提前预判,身后加速,往上掏……还有几个重点是什么?”


“篮板球位置很重要。”彼得一面为哈利演示动作要领一面回答,“学校赛事?”


哈利支吾了两声。


“哈!彼得,这球上有你的姓!”


“那是一个礼物。”


“一个被写着你名字送给你的礼物?哪个明星签的吗?”


“原本是我送给别人的礼物。”彼得手指轻轻在球身上点了点。


 


 


 


1998年 哈利16岁 彼得16岁


 


“篮板球的位置很重要。”哈利对彼得说, “腿和手肘,我刚刚怎么教你的来着?”


彼得将篮球从哈利手里抢过来,“像这样?”


“天赋不错。”哈利点点头,“你得感谢我,我是你的老师。”


哈利笑得很灿烂,不知为何彼得觉得怪怪的,他这位朋友实在笑得有些过于灿烂了。


 


 


2030  彼得48 哈利18


 


“那只是一个房子!只是搬过来跟我做个室友!”房间里突然响起哈利的大叫,正在打泡沫的彼得手一抖将剃须膏抹到了鼻尖上。这个抱怨太有针对性了,他一下子就想起了是哪件事。


“你在哪儿呢?”哈利叫道。


“这儿。”彼得打开浴室的门回答。


穿戴好彼得准备的衣服的哈利气冲冲地走过来,迎接他的是半张脸都埋在胡子里的彼得,哈利愣在原地。


“我想试着换个新造型,”彼得耸了耸肩说,“看样子效果不太好。”


哈利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下去了,前一秒他面对着下巴还光滑滑的十八岁的彼得,现在眼前是个马克思样的中年人。彼得一点一点地将半张脸埋进泡沫里。


“或许可以留短一点……”哈利小声建议,接着他指向彼得手里那个他不认识的圆形小东西,“那是什么?”


“刮胡子用的。”


“我可以……试试吗?”


彼得将高科技的小玩意交到哈利手上,他仰起脖子,以一种敞开式的姿态在哈利面前,放任他的动作。


“这儿是开关,这里贴上皮肤就好,放心,它很安全。”


哈利一点点把彼得胡子清理干净,在剃须膏白色泡沫的映衬下,彼得的眼睛蓝得要命,他们靠的很近,呼吸间都是清洁用品的香气。


 


 


2000 哈利18 彼得18


 


彼得开始慢慢习惯自己的好友有时候会突然消失,通常不会太久,最多半天,他也开始慢慢习惯书包里放一套哈利的备用衣服还有一些零食,时间旅行过后的哈利总会很疲惫,他喜欢吃些热的甜的东西,那能缓解他的头疼。


但彼得真正意义上第一次见证哈利的时间旅行,是在他搬进哈利租的公寓的前一天。事实上彼得原本不想搬进来,他们是好朋友,但他不应该麻烦哈利太多,当他把这番话说给哈利听时哈利的神情十分古怪,或者说在彼得看来是古怪的,他大发雷霆,摔碎了一个杯子。


“麻烦?哈?”哈利抿着嘴,似乎是要将有些话憋住一样,“你……”


然后他就在彼得面前消失了,留下一地的衣服。彼得在原地愣了十几秒,他蹲下身抱起那堆衣服把它们叠好。


大概五分钟后哈利赤身裸体的回来了,他曾经告诉过彼得,那边时间和这边是不对等的,这边的时间要慢于那边,但是这样快的出现,大概在那边待得时间也不久。


哈利在彼得张嘴之前走过来抱住了他的脸,准确的说是掐了掐他的脸,他似乎没了走之前的愤怒痕迹。


“不一样?一样?”他近乎自言自语地说,“还是这样好些。”


彼得没问哈利在那边发生了什么,哈利也不太爱说,只是偶尔他俩发生矛盾时他会说一句“你以后可不这样!”彼得懒得跟他掰那个逻辑,很多时候他都觉得哈利挺幼稚的,尤其是在面对自己,可是哈利他自己却毫无察觉,还总认为他是个保护者。


让他继续自我感觉良好去吧,这大概也是彼得没告诉他自己被蜘蛛咬了一口还成为了蜘蛛侠的隐性原因之一。


 


 


2002 哈利 20 彼得20


 


哈利第二次在彼得面前消失是在哈利父亲的葬礼上,他一面说着要让蜘蛛侠付出代价一面对彼得说还好有你。彼得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只好给了他一个拥抱,然而在彼得摩挲哈利后背时哈利就这样消失了,在他的臂弯里留下一件黑色的大衣。


彼得将衣服交给了哈利的司机,他骑着他的小摩托车回了家,晚饭后哈利降落在了彼得的卧室里,他十分顺手地裹上了彼得挂在门后的浴袍。


“嘿……”刚刚收好蜘蛛制服的彼得略微慌张地举起手。


哈利没搭理他,他在床边坐下,神情有些气呼呼的。


彼得猜测是未来的自己和哈利发生了矛盾,他站到他跟前问:“发生了什么?”


哈利将头转过去,他的脸看起来有点红。


彼得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轻柔地说道:“哈利,无论如何,我都是你的朋友。”


“我不是你的朋友!”这话不知道戳中了哪儿,哈利突然站起来,急冲冲地吼道,他的鼻尖几乎撞上彼得的,彼得往后退了一步,他神情一片茫然,大大的蓝眼睛里满是无辜。哈利却似乎更生气了,他停顿了一下接着吼下去,“我是你的男!朋!友!”


然后他抓住彼得的胳膊把他圈进自己怀里,将自己的唇印上他的,那十分柔软,而且温暖。彼得的蜘蛛感应差点下意识将哈利掀翻,他将它压住,在舌尖钻入口腔时,他把自己的好友,或者说自己原本认为的好友推了出去。


彼得感到脑子一片混乱,哈利抱起胳膊,脸色阴沉沉的,还有点哀怨。


“你从来收拾不好你的烂摊子,彼得·帕克,”他连名带姓的叫他,“该死的你……你不能这样不负责!”


这下彼得更茫然了。


 


 


2011 彼得29 哈利20


 


哈利等了很久,彼得一直没有回来,他静静地在沙发上坐着,直到天完全黑下来。这不是他第一次他时间旅行后没见到彼得,有几次他还趁机去街上溜了一圈儿,但这次不一样,他想见他,他必须见到他。


哈利从没想过他那个高傲的父亲会是这种结局,死在一个蒙面人手里。他是多么的无能,甚至不知道他的仇人、那个凶手到底是谁。


彼得从外面回来了,当他打开灯时被客厅里沉默着的哈利吓了一跳。


“你知道这件事,但你从来没告诉过我……”


“哈利……”彼得缓缓走近他。


“蜘蛛侠杀了我父亲!”哈利猛地站起来吼道,泪水挡住了他的视线,朦胧中彼得走向自己,他抱住了他。


“一切都会好起来。”彼得说。


哈利将自己埋进彼得的短发里,他抑制不住地发抖,然后他将彼得拉离自己,捧住他的脸,吻了下去。


2011年的彼得轻微挣扎之后很快就顺从的回吻了哈利,这是个不带情欲的亲吻,安抚式的,带着泪水的咸。他们微微分开,然后再相贴,然后分开。


“我快要受够了,”哈利说,“你什么都在瞒着我,彼得·帕克,你早知道我父亲的死对吧?你也早知道是蜘蛛侠干的?你知不知道那个该死的虫子到底是谁?还有我们他妈的到底是什么关系!?”


彼得捧住了哈利的脸,他在他微微喘息的间隙身体力行地回答了那一连串质问里的最后一个问题。


哈利第一次在未来时间线上过了夜,他躺在彼得那张不太大的床上,鼻腔里全是彼得的气息,这让他感到非常安全。


 


 


2002 哈利 20 彼得20


 


哈利青春期第一次梦遗时想的就是彼得,那时候他还没在自己的时间线里遇到过他,事实上他原以为自己不可能在这个时间线里遇到彼得。彼得对他来说像一个幻想中的伙伴,他对他是那样好,还不会像父亲一样对他有什么要求。


直到那一场春梦,梦里的彼得在洗澡,在那么多次时间旅行中,哈利就看到过一次,这画面像是一颗小小的种子被埋在他记忆深处,直到经过青春期的荷尔蒙浇灌,开始长出蜿蜒的藤蔓,攫住了这个青少年懵懵懂懂的情绪。


他喜欢这个陪伴着他成长的男人,虽然一个月他只能见到他两三次,但彼得对他而言几乎和父亲并重。后来他遇到了自己时间线上的彼得,和他喜欢的那个有点像,但不完全一样。未来的彼得对他像对个晚辈,现在的彼得对他一无所知还有点疏远,哈利才不打算说什么,他肯定会被两个彼得笑死的,或者……他们不会再愿意搭理他了。


在哈利的个子长到一定高度后,每次他时间旅行时彼得都会问他的年龄,尤其是二三十岁的彼得,对他的年龄十分敏感,哈利试过几次撒谎,17岁的时候他说自己18岁了,18岁的时候说自己19岁了,然而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有一次18岁的他在大概四十岁的彼得面前说自己21岁了,那个年长的彼得一眼就看穿了他的谎言,他揉了揉哈利的头,哈利注意到他的眼神变得十分柔软。


于是下一次碰到还年轻着的彼得的时候,18岁的哈利试探着说自己20岁了,他得到了一个完全意料之外的东西,他得到了一个来自彼得的吻。哈利彻底傻在了原地,年轻的彼得这才意识到了这个哈利撒了谎,他有些懊恼,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哈利没听清,一愣神儿之后他就回到了自己的时间线上。


20岁是个节点,哈利记住了这个,他在未来的时间线上又做了几次欺骗,在自己的时间线上默默等待。眼前的彼得越来越像那个彼得了,他恍然间觉得他俩就像个莫比乌斯环,哈利影响着小彼得的成长,而大彼得反过来影响哈利。


“我等了七年了,皮特。”裹着彼得浴袍的哈利说,“十分钟之前你躺在我的肩膀上跟我说早安,五分钟前你说你是我的朋友。皮特,我不喜欢这样。”


彼得很少看到哈利那样专注的神情,他在看自己,也是在透过自己看别的什么,那是种非常厚重的情绪和情感,彼得几乎无法招架,面对着这个,很多东西一夕之间就不可控地变了质。


 


 


2016 彼得34 哈利21


 


在自己的时间线上和彼得正式确立关系后,哈利跟他分享了很多自己小时候也就是未来彼得会遇到的事情。当然还有更多事是隐瞒的,比如他谎报年龄的部分,再比如,性的部分。


彼得一直都是个性格温和的人,年长的尤其如此,他很少会拒绝哈利的请求,尽管有时候年轻人体力和玩法让他非常的吃不消。


年轻的哈利和彼得因为事业和学业繁忙相聚的不算太多,有些时候哈利会找年长的补回来,他们去看电影,喝一点酒,然后在进入房子的两分钟内将彼得扒光,把他推倒在沙发上或者干脆按到门板上,哈利十分喜欢在到达顶峰的时候看彼得的眼睛,它们从来都那么澄澈,哪怕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周围渐渐也有了细纹。


“你没有给我打电话……”哈利一面进攻一面控诉。


年长的彼得记不得年轻的自己又和哈利发生什么了矛盾,他只能回应几个不连贯的喘息。


 


 


2003 哈利21 彼得21


 


公司董事会是那样无聊,董事一与董事二意见不合,董事三加了进去开始争吵,董事四在嘲讽董事五,董事六跑出会议室去接来自情妇的电话。哈利窝在椅子里转动手上的钢笔,他开始想自己最近那个完全不见人影的小情侣。


彼得搬出去住了,说是为了离他导师的实验室更近,哈利去过几次他那小猪窝一样的公寓,房东的女儿对他眼神很不对,门把手还不好使,再加上彼得总是能拍到蜘蛛侠的照片,还一副跟他哥俩好的样子,哈利跟他吵了几次架。


他们最近在冷战,哈利等着彼得来跟自己道歉,然而在见到自己时间线上的彼得之前,他先去见了未来的彼得。未来的彼得非常好,不会白天忙他的实验和论文,晚上忙着给那只该死的节肢动物拍照片。


当哈利把这番话说给他时间线上的彼得听时,这位彼得把电话挂了,挂之前还拔高音调喊了句:“那你跟他过去吧!”嗓子微微破了音。


最终这场冷战以哈利的玫瑰道歉而宣布结束,这是他俩闹矛盾后第一次由哈利服软,究其原因大概是他觉得心虚,像是出轨了一样,虽然出轨的对象也叫作彼得·帕克。


 


 


2023 彼得41 哈利22


 


哈利第一次听到时间旅行抑制剂这个词是从彼得口中,他让他去找D.W.雷蒙德医生,接下来的几年里时间旅行病患者会慢慢增多,那跟基因有关,他们大概会在2020年开发出完全治疗的药物来,但在那之前抑制性药物就已经生产出来了。


“你不希望再见到我了吗?”


“你会需要它的,哈利。”彼得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哈利有时候很不喜欢年长的彼得这点,他太神秘。从八岁算起他认识他十四年了,他们相见超过五百次,但是哈利仍旧觉得他不了解这个彼得,他身上总有那么多秘密。


 


 


2005 哈利23 彼得23


 


哈利摘下那个蜘蛛头套的瞬间他感到了双重背叛,激荡的情绪几乎将他击倒,眼前这个彼得骗了他,未来那个也是。


“哈利……”有什么声音在他耳边回荡,来自两个彼得和他父亲。


“滚开!!”哈利扔出匕首,然后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他现在和未来的情侣荡着他那个该死的蜘蛛丝消失在他面前。


哈利想起了他的时间旅行抑制剂。


 


 


2007 哈利25 彼得25


 


哈利失去了记忆一段时间,非常轻松自在,像做了个美梦一样,但梦总有醒的时候,幻境破碎后他见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彼得,阴郁、暴躁,他跟他打架,还对他进行性暗示。


当彼得跨坐到哈利腰上并徐徐下移他的屁股时,哈利可耻地有了反应,那个陌生的彼得笑了起来,他隔着裤子模拟某种运动,然后俯下身在哈利耳边吹气。


“你想要这个?”他拉下他的裤||链,“新的报复方式,把我钉在你的老||二上,捅穿我……”


他身上有着彼得的味道,用着彼得的脸和声音,说的却完全不是彼得会说的话。哈利发现自己竟然兴奋了,他竟然在怀念着什么,那具身体他要命地熟悉,不需要回忆,他的手就知道该放在哪里,他的唇就知道配合哪种频率。


他们像打仗一样重复着过去那个甜蜜的行为,结束的前一瞬间哈利仰起头看到了在自己正上方的父亲的画像。


哈利给了离开的彼得一个南瓜炸弹,彼得用蛛丝还给了他,蚀骨的灼烧痛苦让哈利立刻陷入了昏迷。


 


 


2013 彼得31 哈利25


 


长期使用抑制剂是有副总用的,在注射时间旅行抑制剂之后的两年零四个月,哈利产生了抗体。他再次出现在了未来时间线上,久违的时间旅行让哈利有些不适应,他的肠胃揉成一团,像是要将他有生之年吃过的所有的东西都挤出来一样。耳边嗡嗡作响,视线一片模糊。


等到眼前画面能清晰地在视网膜上成像时,他看到了穿着蜘蛛侠制服但没戴头套的彼得。


哈利脸上的疤痕暗示着他的时间线已经进行到哪个部分了,警用收音机在播报银行抢劫犯的行程路线,彼得和眼前仇视着他的哈利对望。


“我没有杀你父亲,”他说,“我不能告诉你,他不想让你知道这一切。他很爱你,哈利。”他戴上了头套轻声补充,“我也是。”


 


 


2007  哈利25 彼得25


 


生命逐渐从他身体里抽离,哈利似乎听到了血液凝固的声音,彼得抱着他,手盖着他胸口上的伤口,他不住地摇头,眼里满含泪水。过去的一个疑惑解开了,其实哈利早就知道了答案,在未来的时空里,他从未看到过自己。


哈利想跟彼得说点儿什么,但他已经没力气张口。


他突然渴望起时间旅行来,最后一次,他还能支撑一次。


 


 


2060  哈利25 彼得78


 


这儿是一片非常美的草地,外圈裹着灌木花丛和枫树林,天很蓝,空气里漂浮着植物清新的香气,流血停住了,痛感也消失了,哈利几乎以为自己已经身处天堂,上帝愿意收留他这个疲惫不堪的灵魂吗?


不远处有一个老人低低地浮在空中,他坐在某种金属质感的飞行器上,那是老年的彼得,哈利意识到自己又一次时间旅行了。他从未见过年纪这样大的彼得,只有在他还很小的时候,碰到过几次头发半白的彼得。


“嘿……”哈利轻手轻脚的走过去。


年纪十分大的彼得随着他屁股底下的小东西缓慢地转过身,他像是在此等候了很久一样,伸出手握住哈利的。


“我总觉得你今天能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大早起来感觉好多了,就让他们把我放到这儿来,这里很漂亮,我想你也会喜欢……”


他的声音不大,这么长的一段话似乎榨光了他半身的力气,握住哈利的手开始不住地抖。


哈利原本有那么多话想说,但是这里那么安静,只有鸟鸣。


“我要走了。”哈利叹息着告别。


“我也是……”老年的彼得喘息了一会儿回答。


死亡的窒息和疼痛一点一点地回到哈利身上,他俯下身轻轻在彼得唇边烙下一个吻,然后像一道光一样,消失在彼得面前。


 


 


2007  彼得25 哈利8


 


参加葬礼的人们都走光了,只有彼得还站在原地,彼得永远搞不清楚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只是他不得不选择,而选择的后果也只有他在承担。


天已经不下雨了,但还是阴着,他将伞收起来,这时他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自墓碑后面的草丛里传来,伴随着小小声的惊呼。彼得绕到那后面,他看到了一个光溜溜的男孩,有着深棕卷发黑眼睛,他看起来怕的快要哭了。 


彼得突然扬起一个笑容,他把伞放到一边,脱下自己的风衣外套,然后靠近男孩蹲下来递给他。


“你冷吗?”彼得冲他歪歪头。


他本该想到的,这是场漫长的陪伴,哈利从未真正在他生命里消失过,从他八岁到二十五岁,从自己二十五岁到七十八岁,之后还会有644次的相遇,他们都知道这个。


 


END


 

评论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