萩梨糖

汪嗷!

【Obikin/HP AU】欧比旺为什么讨厌飞行 中


讨厌飞行的肯诺比教授,曾经是斯莱特林的找球手。

 

听起来像是个愚人节的玩笑,可安纳金却有着充足的证据。

 

最有力的是那枚静静躺在奖品陈列室的奖章,严格来说这枚徽章并没有呆在它该在的地方。它被放在玻璃柜最高层的奖杯里,除非将奖杯拿出来清理,才能发现这一枚盾形徽章。

 

安纳金第三次擦奖杯的时候,不小心把整个玻璃柜弄翻。原因是安纳金想尝试能不能用清理一新解决这整个柜子,结果非常显然。也有可能是因为阿索卡这根魔杖不太适合他,温度教授为了惩罚他,在禁闭时间内没收了他的魔杖,只好借阿索卡的勉强用一下。幸好漂浮咒念得及时,才没有酿成更为严重的后果。可里面的一个个奖杯与徽章却掉了满地,这枚徽章也从它的藏身之所滚了出来。比起摆在外面经常清理的其他奖章,这枚的光泽略显暗淡。

 

上面写着找球手欧比旺·肯诺比和年份,一个远比安纳金认为的久远的年份,他自己出生那年。毕竟欧比旺看起来还很年轻,仿佛刚从霍格沃茨毕业不久。

 

或许这也是安纳金乐此不彼挑战他的理由之一,他想看到欧比旺教授面具下更加私人的那一面,像是每次给他爆炸的坩埚善后时微微蹙起的眉头,当他交上颜色完美的福灵剂时不自觉睁大的眼睛,以及称他为年轻的天行者时总是拖长的尾音。

 

不过在升入五年级之后,在魁地奇队和O.W.L.s的双重重压下,安纳金已经很久没用别具一格的方式炸过坩埚了。而那块徽章一直藏在他的衣袋里,只是一直没有单独见欧比旺的机会。安纳金想问问欧比旺这块徽章是不是他自己扔到别人的奖杯里的,这给他的清理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好吧,这确实是一个很烂的理由,但也是安纳金目前能找到的唯一一个借口。

 

安纳金没想到这个机会来得这么快。

 

随着十一月的到来,学院之间又要开始争夺魁地奇杯的归属。抽签决定比赛顺序的时候,欧比旺也在场,他围着斯莱特林银绿相间的围巾,大半张脸隐藏在银绿之中,衬得他的眼睛更加璀璨。安纳金的个子在开学之后窜了不少,正好高过欧比旺一点点,在这种场景下,他可以毫不费力地注视着那双眼睛,和那颗该死的泪痣。可对着欧比旺的愣神并不会带来一丝一毫的好运气,格莱分多又要在第一场对上宿敌斯莱特林,就在下个周六,安纳金亲手抽到的。

 

这就是为什么最近整个格莱分多魁地奇队都活在泥水与狂风之中,当安纳金向院长温度教授申请使用魁地奇球场时,斯莱特林的费鲁斯已经拿到了欧比旺签字的批条,这使得他不得不重新安排所有的训练时间。而随着比赛的临近,安纳金把训练次数从一周三次变为了一周五次,作为找球手的他在比赛时必须全心贯注于金色飞贼的搜寻,对于鬼飞球的得分和游走球的防备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所以训练自己的队员就变得格外重要。安纳金要确保他们能够自己组织射门并给对方以反击,这让他这几天变得格外暴躁。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这一周的苏格兰都阴雨沉沉,水火不侵咒*和取暖咒成为拯救这群可怜人的生命之光。尤其是晚饭过后的训练时间,霍格沃茨丰盛的晚餐变成了“飞行员”们甜蜜的痛苦。为了自己的队员能活到周六打完比赛,而不是饿死在半夜格莱分多的床上,安纳金拜托C3PO留了足够的食物在厨房,等到训练完之后,他会去厨房把这些运到格莱分多休息室,并赶在宵禁前把吃剩的东西送回去。如果时间来得及,去级长浴室泡个澡是最好的选择,当然即使时间来不及,安纳金也有把握在不惊动教授和管理员的情况下溜回去,那么多次禁闭和劳动服务可不是白做的。

 

可现在,此时此刻,安纳金迫切地希望自己知道一条从厨房直通格莱分多塔楼的密道,好让他摆脱这端着一打脏盘子,站在欧比旺面前的情景。梅林的R2D2,安纳金的头发甚至还在往下滴水,这简直是他生命中最尴尬的时刻,没有之一。


TBC

*水火不侵咒(Impervius):可以让施咒对象变得防水,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有防止烫伤的效果。



关于那天早上的魁地奇球场发生了什么的OOC小剧场

费鲁斯:这是肯诺比教授特准斯莱特林使用魁地奇球场的批条。

安纳金:It's all Obi-wan's fault!!!


希望下章能完结,本来这是个应该一发完的小短篇つ﹏⊂

评论(2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