萩梨糖

汪嗷!

【Obikin/HP AU】欧比旺为什么讨厌飞行 上

一个群里讨论出来的HPAU

格莱分多魁地奇队长安!/ 斯莱特林魔药教授王!

存在大量OOC


肯诺比教授讨厌飞行。

 

这是整个霍格沃茨皆知的秘密,普及程度仅次于尤达校长的倒装语序和温度教授是个秃子。

 

但肯诺比教授为什么讨厌飞行,却是个没人知道的秘密。

 

霍格沃茨学生论坛里常年存在着理性探讨肯诺比教授为什么讨厌的飞行帖子,甚至有人为此悬赏金加隆,而且价码一加再加。让人不禁怀疑起小巫师们的论文是不是布置得不够长,还是肯诺比教授的魔药甜得让他们忘记了自己的deadline和final。

 

是的,欧比旺肯诺比教授是一位魔药学教授,或许也是霍格沃茨医疗翼成立这么多年以来,唯一一位能把魔药口味全部做成甜兮兮水果味的好脾气供应者。虽然肯诺比教授亲手制作的魔药只占医疗翼提供的一小部分,但小巫师们还是为这一点点的甜头而欢呼雀跃。据医疗翼常客统计,症状越奇怪,喝到肯诺比教授出品的魔药概率越高。而在普通的提神剂中喝到味道绝佳的那瓶,就好像去古灵阁的时候,那速度快到能把脑子刮出来的小车平稳运行一般,堪称巫师界奇迹。

 

安纳金从未喝到过,从来没有。

 

安纳金天行者AKA邱森万,作为格莱分多的魁地奇队长,前往医疗翼报道几乎成了每周日常。不要误会,大部分药剂其实是安纳金为自己的队员准备的,魁地奇训练总会发生或多或少的意外,白鲜和青肿消除剂*是必备的。除了魔药教室,这也是安纳金最常遇见欧比旺的地方,可大多数时候他只能看到一袭袍角,或是与来医疗翼送草药的奎刚金教授交谈的身影。

 

安纳金总是觉得欧比旺并不是很想与自己碰面。介于魔药课上他们俩近乎永无止境的争端,往往以欧比旺质疑他的步骤改动为开头,中间夹杂一系列关于这个改动是否对药性有利还是有弊的学术性讨论,最后以给格莱分多扣分或者加分为结局。至于是扣分还是加分,这取决于坩埚里的药剂是否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虽然大部分时间安纳金的魔药天赋赢得的是加分,但创新的路上总不可能一直成功,爆炸的坩埚产生的威力大小基本上决定了扣分的多少。非常幸运的是,肯诺比教授的防护类魔咒使用水平与他的魔药水平不相上下,安纳金的同学们才能活到考O.W.L.s的这一年。也因如此,安纳金没有搭档,一些需要配合的步骤他不得不举手请欧比旺帮忙,忍受他时常的唠叨和嘲讽。

 

与扣分同时到来的当然是禁闭,以及一些安纳金单方面折磨各种药材的夜晚。安纳金有时觉得欧比旺的办公室是最适合夜晚的场所,壁炉的火焰燃烧得恰到好处,沙发上和地毯上都堆着看起来柔软异常的垫子。他有时候会想象欧比旺缩在沙发里,被一堆垫子埋住,只露出金棕色的头发,像一只躲避世界的仓鼠。但安纳金只能坐在那个没有人会喜欢的操作台前,带着手套,给长角的蟾蜍开膛破肚。这时他才会感觉自己是童话里的邪恶巫师,即将要去残害善良又天真的公主。在残杀蟾蜍的间隙,他抬起头,瞥到对面晕黄的灯光在欧比旺脸上投下睫毛的影子。那个场景被安纳金记了很久,甚至出现在梦境里,但与现实不同的是,欧比旺从一篇篇写得不知所云的论文中抬起头来,冲他露出一个微笑。

 

 

梦到这一切都是欧比旺的错,安纳金这么想道。

 

有时候欧比旺也会把安纳金的禁闭时间交给别人,比如他至少擦过三次奖品陈列室,带着一身金属清洁剂的气味回格莱分多的塔楼。比起擦奖杯,安纳金更喜欢在地窖度过的晚上。但奖杯陈列室让他发现了一个秘密,一个关于欧比旺的秘密。

 

欧比旺曾经是最佳找球手。


TBC


*青肿消除剂(Bruise removal paste):乔治和弗雷德发明用来消除青肿的药膏,曾经给过赫敏,假设已经在这个世界普及。


评论(15)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