萩梨糖

汪嗷!

Final周摸鱼实录——不正经超主观影评

尽管我还有至少两篇essay没写,多科没复,但摸鱼永远是快乐的


昨晚不知道在什么驱使下,在讨论七年战争和三十年战争的间隙,一股神秘的力量点开了YouTube上的唐人街探案2

本来,我也没想当硬核推理片看……

可我还是喷了,在秦风同学一本正经地说出,他犯罪的目的是

修!炼!成!仙!

一个外国人,把中国的成仙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

这是国际主义精神啊同志们,希望詹春地同志在学习中文看不知道什么谜之中国古籍的时候,多看看类似走近科学这一类破除封建迷信的电视节目,甚至看看西游记这种神话电视剧多了解一些炼丹炉的正确摆放姿势【大雾

于是下半段的B格真得捡不回来了,在我心目中从推理喜剧片到段子沙雕片的断崖式下坠,即使最后强行反转的结尾也不能再升一升。

由此可见,一个没那么傻的反派对整部电影是多么重要。

但段子还是蛮有趣的,为小凤护士爆灯!!!

【但整个医院办女装那段也太里番剧情恶趣味了吧x

372天后

我的潜在求偶对象最终由1变成了0

以悲伤的那种方式

有……有点想看……

书摘

“不仅如此,他们的耶和华还是一个暴君,一个深具报复心的暴君,心思复杂得像个反复无常的老人;不,他们想要每个人都尊崇他,臣服在他的脚下,不能胡思乱想,心中只能想着他!称颂他,那暴君,那独一无二的、全能的、公义的上帝。而且只能顺服在他一人之下!噢,撒马利亚的子民啊,这些满口谎言和虚假承诺的骗子,他们是谁?他们为了让自己享有他的恩慈,也要你们无怨无悔地臣服,忍受所有生存的磨练——痛苦、灾祸、地震、洪水、瘟疫——而不诅咒他。否则他为什么要禁止你们妄称他的名?我告诉你们,他们都是谎言,全部都是!你们从彼得与保罗那里所听到的,还有他们的信徒们的白色谎言与黑色谎言——都是一个巨大的致命骗局!因此,汝不可杀戮!杀戮是他——他们独一无二、全能的、公义的上帝——所做的事!他就是那个折磨摇篮中的婴孩、分娩中的母亲和耄耋老人的人!杀戮是他的使命。因此,汝不可杀戮!将杀戮留给他和他的信徒!只有他们受命去杀戮!他们注定要成为狼,而你是羔羊!你必须听命于他们的律法!……因此汝不可奸淫,否则他们会夺走你女人的美貌。因此,汝不可觊觎邻居的物品,因你没有任何理由嫉妒他。他们要求你的一切——灵魂与肉体,精神与思想——作为回报许给你承诺;为你此刻的屈从、此刻的祈祷、此刻的沉默,他们拼凑出一套疯狂的虚假诺言给你:他们许诺你未来,一个不存在的未来……”

——丹尼洛·契斯《西门·马古》

同人真得输了🤦‍♀️

【Obikin/HP AU】欧比旺为什么讨厌飞行 下(1)

格莱分多魁地奇队长安!/ 斯莱特林魔药教授王!

存在大量OOC



欧比旺坐在桌子前面,手边已经有个沾满汤汁的盘子,上面剩了两三个浸满牛肉汁的约克郡布丁。他正用手中的勺子戳着冻得坚硬的冰淇淋,也戳着安纳金无处释放的尴尬和焦虑。有什么比在临近宵禁的时候在厨房遇见你的教授更糟糕的呢?那一定是你浑身湿透,拿着整个球队吃剩的脏盘子,像个被淋湿的汤汤一样站在关了你近乎四年禁闭的教授面前。

 

安纳金知道欧比旺有吃夜宵的习惯,在他还是一年级的小屁孩时,有时候禁闭到太晚,欧比旺会和他一起从期莱特林的地窖出来,一层层地巡视到六楼的胖女士画像。欧比旺称,这是为了确保他不会在半夜,因为本应该乖乖躺在格莱分多塔楼的安纳金,出现在禁林或者其他任何一个不该在的地方而被叫醒。这破环了安纳金很多个夜游计划,直到他某天无意中得到了传说中的活点地图,每当欧比旺送他回塔楼之后,那个代表这欧比旺肯诺比的小脚印都会在赫奇帕奇旁的厨房停留一段时间,足够安纳金重新组织一个新的计划。

 

什么时候欧比旺不再看着他回塔楼?或许是三年级,也可能是二年级,也许是当安纳金平视的视线从欧比旺的胸膛变成了他的耳侧。回塔楼的路上,安纳金总是跟在离欧比旺半步之后的位置,他看着那轻轻荡起的袍角和时隐时露的龙皮靴,把自己的脚印藏在欧比旺踏过的痕迹里。

 

 

“天行者先生,现在可不是学生该出现在这里的恰当时间,据我所知,学院的魁地奇球队队长应该是没有巡夜这项职务的。”欧比旺放下了手中的叉子,看向满身狼狈的安纳金。

 

“欧比旺,现在离宵禁还有一段时间。”安纳金把那一打脏盘子递给R2D2,他发出的哔哔声或许有效缓解了这尴尬的氛围,又或者让这里两位能讲人类语言,更精确地说是英语的巫师陷入了交流的两难境地。

 

“安纳金,说过多少遍你应该称呼我为肯诺比教授,还有你最好在宵禁之前返回塔楼,不要给我的夜巡增加难度。”欧比旺微微叹气,从他第一节课自我介绍开始,安纳金就执着于直呼他的名字,这些关于称呼的纠正常常发生在他们课上学术争执的开头,后来与安纳金同一节课的格莱分多和斯莱特林们甚至会专门为此打赌,“今天安纳金天行者又叫肯诺比教授欧比旺了吗?”某种程度上帮他们搞定了论文的“学术”来源,以及去霍格莫德那一杯免费的黄油啤酒。

 

安纳金没有立即回答,衣袋里的那枚徽章似乎把他整个人钉在了厨房的地板上。该死的他为什么会等到这样一个狼狈又短暂的独处,前提是还要努力忽视R2D2的存在。在衡量过是等到周六魁地奇决赛过后,在每一个斯莱特林视若仇敌的眼神下,去找尊敬的期莱特林院长聊一些私人事务;还是在这一切没发生前,在这样一个充满食物香气的温馨环境下,把陈年旧事当作睡前故事,安纳金当然选择后者。尤其当他注意到欧比旺和冰淇淋出现在同一张桌子时,这往往暗示他心情不错。

 

“比起夜游去探索霍格沃茨的秘密,我对这枚徽章兴趣更大。”金色的盾形徽章映在欧比旺略微瞪大的眼睛里,更多的惊讶隐藏在他下意识抚摸下颌的手指间。“这是一个无趣又荒唐的故事,安纳金,我并不是因为做出了多么漂亮的朗斯基假动作*才获得这枚徽章,实际上魁地奇和飞天扫帚只会使我头晕。如果你想听的话,我可以在夜巡的路上用一两句话给你一个解释,前提是你必须待在格莱分多,直到应该出来的时候。”说完欧比旺站起身,向R2D2道了晚安,理了理自己的巫师袍,示意安纳金跟他出去。

 

这是一个不坏的开头,安纳金想道。在欧比旺口中听到魁地奇术语,下一步他是不是该期待他的魔药教授藏着一把改装过的飞天扫帚。

 

*朗斯基假动作:找球手假装看到飞贼在下面远远的地方,于是急向地面冲去,但是就在快要碰到地面的时候,他停止了俯冲。这一动作是想让对方的找球手效仿自己,撞击到地面上。它是以波兰找球手约瑟夫·朗斯基的名字命名的。


突然诈尸的更新,庆祝 @子酥 终于结束了高三生的生涯,我还是很言而有信的吗【哪来的自信

@烟鬼软糖 
这位朋友的脑洞真是绝了哈哈

今晚的快乐源泉,疯狂爆笑嘴角不停上扬

论老王的心理阴影到底有多深

在思考到底要不要这么写哈哈哈哈哈哈哈

怀疑我其实是个黑233333

查守护神咒的时候查到了这个回答
那么
记个梗

安纳金之前发不出守护神咒
成为维达之后
再也不需要守护神咒了
他没有守护神

【Obikin/HP AU】欧比旺为什么讨厌飞行 中


讨厌飞行的肯诺比教授,曾经是斯莱特林的找球手。

 

听起来像是个愚人节的玩笑,可安纳金却有着充足的证据。

 

最有力的是那枚静静躺在奖品陈列室的奖章,严格来说这枚徽章并没有呆在它该在的地方。它被放在玻璃柜最高层的奖杯里,除非将奖杯拿出来清理,才能发现这一枚盾形徽章。

 

安纳金第三次擦奖杯的时候,不小心把整个玻璃柜弄翻。原因是安纳金想尝试能不能用清理一新解决这整个柜子,结果非常显然。也有可能是因为阿索卡这根魔杖不太适合他,温度教授为了惩罚他,在禁闭时间内没收了他的魔杖,只好借阿索卡的勉强用一下。幸好漂浮咒念得及时,才没有酿成更为严重的后果。可里面的一个个奖杯与徽章却掉了满地,这枚徽章也从它的藏身之所滚了出来。比起摆在外面经常清理的其他奖章,这枚的光泽略显暗淡。

 

上面写着找球手欧比旺·肯诺比和年份,一个远比安纳金认为的久远的年份,他自己出生那年。毕竟欧比旺看起来还很年轻,仿佛刚从霍格沃茨毕业不久。

 

或许这也是安纳金乐此不彼挑战他的理由之一,他想看到欧比旺教授面具下更加私人的那一面,像是每次给他爆炸的坩埚善后时微微蹙起的眉头,当他交上颜色完美的福灵剂时不自觉睁大的眼睛,以及称他为年轻的天行者时总是拖长的尾音。

 

不过在升入五年级之后,在魁地奇队和O.W.L.s的双重重压下,安纳金已经很久没用别具一格的方式炸过坩埚了。而那块徽章一直藏在他的衣袋里,只是一直没有单独见欧比旺的机会。安纳金想问问欧比旺这块徽章是不是他自己扔到别人的奖杯里的,这给他的清理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好吧,这确实是一个很烂的理由,但也是安纳金目前能找到的唯一一个借口。

 

安纳金没想到这个机会来得这么快。

 

随着十一月的到来,学院之间又要开始争夺魁地奇杯的归属。抽签决定比赛顺序的时候,欧比旺也在场,他围着斯莱特林银绿相间的围巾,大半张脸隐藏在银绿之中,衬得他的眼睛更加璀璨。安纳金的个子在开学之后窜了不少,正好高过欧比旺一点点,在这种场景下,他可以毫不费力地注视着那双眼睛,和那颗该死的泪痣。可对着欧比旺的愣神并不会带来一丝一毫的好运气,格莱分多又要在第一场对上宿敌斯莱特林,就在下个周六,安纳金亲手抽到的。

 

这就是为什么最近整个格莱分多魁地奇队都活在泥水与狂风之中,当安纳金向院长温度教授申请使用魁地奇球场时,斯莱特林的费鲁斯已经拿到了欧比旺签字的批条,这使得他不得不重新安排所有的训练时间。而随着比赛的临近,安纳金把训练次数从一周三次变为了一周五次,作为找球手的他在比赛时必须全心贯注于金色飞贼的搜寻,对于鬼飞球的得分和游走球的防备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所以训练自己的队员就变得格外重要。安纳金要确保他们能够自己组织射门并给对方以反击,这让他这几天变得格外暴躁。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这一周的苏格兰都阴雨沉沉,水火不侵咒*和取暖咒成为拯救这群可怜人的生命之光。尤其是晚饭过后的训练时间,霍格沃茨丰盛的晚餐变成了“飞行员”们甜蜜的痛苦。为了自己的队员能活到周六打完比赛,而不是饿死在半夜格莱分多的床上,安纳金拜托C3PO留了足够的食物在厨房,等到训练完之后,他会去厨房把这些运到格莱分多休息室,并赶在宵禁前把吃剩的东西送回去。如果时间来得及,去级长浴室泡个澡是最好的选择,当然即使时间来不及,安纳金也有把握在不惊动教授和管理员的情况下溜回去,那么多次禁闭和劳动服务可不是白做的。

 

可现在,此时此刻,安纳金迫切地希望自己知道一条从厨房直通格莱分多塔楼的密道,好让他摆脱这端着一打脏盘子,站在欧比旺面前的情景。梅林的R2D2,安纳金的头发甚至还在往下滴水,这简直是他生命中最尴尬的时刻,没有之一。


TBC

*水火不侵咒(Impervius):可以让施咒对象变得防水,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有防止烫伤的效果。



关于那天早上的魁地奇球场发生了什么的OOC小剧场

费鲁斯:这是肯诺比教授特准斯莱特林使用魁地奇球场的批条。

安纳金:It's all Obi-wan's fault!!!


希望下章能完结,本来这是个应该一发完的小短篇つ﹏⊂

写得越来越像
天才小混蛋欺负刚毕业的年轻貌美小教授了🤦‍♀️